You坛(●´ω`●)は誰ですか

岚团担,偏爱二郎,跳跳红担(*゚∀゚*)A团无墙无雷,偏爱山组,跳跳无CP,恶灵退散

【J禁 气象团 JS】雨音(7)

★J禁 气象团 翔受 JS/润翔  自行避雷 OOC

★纯属脑洞,与真人本人无关

★失踪人口回来诈尸

★这么久没更估计没人想看了www但是没关系,我想写。

★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,请自行关掉页面

★不要给我寄刀片。我拒收!

★感谢没有忘记这篇文,直到今天也愿意再点开看的小可爱们。

★结局上次我已经想好了,故事已经构思好了,但是我如此多变。so,告诉我,你们喜欢怎样的ending,我努力一下。

________________

正文

        房间里渐渐归于平静,樱井翔端坐在餐桌前,这些年的隐忍与努力,到头来还是没有逃开命运,没有逃开别人的掌控。

        他原本以为松本润会是那个对的人,想到那个人的时候,内心都是一阵甜蜜,控制不了表情的傻笑,这份情感与信息素无关,他自己再清楚不过,他喜欢的是松本润这个人,就算全世界都算计他,只有松本润不会背叛他,潜意识里这样相信着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表现出有些抗拒,但其实他是心甘情愿被松本润俘虏的,他只是还无法接受自己的性征。当松本润标记的时候,他已经想通了,决定勇敢的去爱一次,然而这份勇敢,却被松本润动摇了。松本润的模样在他心里发生了变化,在他感觉最幸福的时候,用真相打醒了他的美梦。

        松本润非常了解樱井翔这一别扭的性格,原本想等两个人的感情稳定下来,再找个好时机试着跟他说出真相,想不到却遇上了最坏的时机。那名叫樱井翔的魔力,自己永远无法抗拒,无论是嘴里还是心底,都迫不及待的想表达对他的爱意。当一份长久的暗恋得到了光明的回应,松本润的神经忍不住松懈了,如果时光能倒流,回到那一刻,松本润会用更高明的话语去回答樱井翔。

        此刻,松本润又提着食物,站在了那扇熟悉的门前,给樱井翔一点时间冷静这是必要的,但如果放任那个人胡思乱想,后果无论是松本润还是樱井翔都无力去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 “翔桑?我知道你在里面,可以开一下门么?”房间里面的人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 “翔桑……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,不想见我,但我只求你,不要逼自己,可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很担心你……无论如何,你要好好吃饭,好好休息,照顾好自己……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希望你能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翔桑,我爱你,只有这一句话,请你一定要记住,一定要相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食物,我先放在门口,还有些事等着我去处理,处理完我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翔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松本润盯着那扇始终没有动静的门,深深叹了一口气,看了一眼时间:“翔桑……我,就先走了……我会尽快回来的……我会一直来,直到你原谅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松本润迟疑了一下,看了一眼周围,轻轻在那扇门上印上一个吻:“那么……晚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樱井翔一个人待在房间想了很多,也想了很久,脑子越想越乱,想法开始走向极端,他必须让自己停止思考这件事,才不会把自己逼到死胡同,便决定出去走走,离开这个满是昨晚在这的那位alpha的味道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 每到一个地方都能想起那个男人的身影曾经在此停留过,自己身上更是满是微风也没能吹散的信息素的味道。他发现自己无法把那个男人以及关于那个人的事从脑海里赶走,整个人恍恍惚惚的,还有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,一直在痛,渐渐到了没法不去管的地步,这样下去会被其他人看到,樱井翔决定还好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 刚走到自己的院子里,便闻到了比出门前和自己的身上还要浓郁的味道,看来松本润刚才来过,房门前的食盒更证明了这一点。樱井翔看了一眼食盒,表情一瞬间有些柔软。

         「樱井翔!你真没出息!他骗了你!不要再被他迷惑了!忘了他吧!」

          温柔从他脸上淡去,转为冷笑,樱井翔艰难的绕过了食盒,连衣角都不想接触到那个人的东西,迅速躲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 樱井翔将自己摔在床上,头开始晕晕乎乎,他知道自己现在身上的热度有些异常,已经过了发情期,而且刚被alpha标记过,所以应该只是普通的发烧。无论怎样这两天肯定不适合去工作了……要好好请假才行……但是……城主也跟那个男人是一伙的……樱井翔瞬间被无助感侵袭,他将自己埋进枕头里。

       「樱井翔…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……」

_____________

碎碎念:

翔桑遇到关于松本润的事就会脆弱啊!嗯嗯

这两人我也受不了了(;≥皿≤)

这一章不是很长,早上醒了就碼了一发。

下一章什么时候码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

其实我觉得下一章写完可能会被寄刀片?

现在在乡下,用手机码的,然后用流量发……我突然这么拼命真是太奇怪了。

本人的在留下来了,已经送签了,有些小兴奋。

但是还是有很多问题,留学真难啊!!!

下个月就要考N1了,然而我还在沉迷于男色,唉,怎么得了。

嗯,又是废话比正文长系列……别理我(/ω\)

  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【J禁 OS 】山组(伪)日常之生日礼物(´・∀・`)

* ooc,翔受文,文中所涉及到的人物与其本人无关(?)

*160319交岚衍生,本单位太甜,甜到我到今天都还想写。

*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有相同脑洞,但是我不管,我就想写,不写下来睡不着。

*文笔差,基本就是世间所谓的流水账,求放过。

*迷你小子,一发完结_(┐「ε:)_

*夜露死苦(●°u°●)​ 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大家好,我是那个国民组合“岚”的经纪人,代号“银狼”。今天是那个人气番组——「交给岚吧」的收录日。担当迎接大野桑任务的经纪人因病请假了,拜托了我去迎接樱井桑的时候顺带接一下大野桑,一大早我就对着太阳许了个愿,希望今天一切顺利,不要被这两位国民爱豆闪瞎眼。

       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莫西莫西……”大野桑软软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一如既往没有什么干劲的样子,不会这时候还没起来吧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莫西莫西,大野桑,是我,大概再过十分钟就能到你家楼下了,请问您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  “好的,我已经准备好了,现在下楼去等你好了。fufu~”

      咦?(ಡωಡ) 是我听错了么,大野桑今天居然这么积极?难道我今天许愿也能实现?嗯,总之要赶快去接大野桑了。

       到了大野家楼下,果然大野桑已经站在那里等我,并且极为灵敏的跳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“早上好(´・∀・`)”
  
       “早上好,大野桑。(๑•́ ₃ •̀๑)”

       “快开车快开车!!!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 “咦?(๑•́ ₃ •̀๑)”

       “快点去接翔君啦!!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“啊~哈以(๑•́ ₃ •̀๑)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给翔君打电话,你开车就好!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 “哈以!(๑•́ ₃ •̀๑)”啊嘞,今天的大野桑……好像有点不一样?

       “莫西莫西,翔君,是我是我,现在要去接你了,快点起床准备好哦!…………嗯,马上就来哦!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回头一看,发现大野桑已经闭着眼睛准备睡觉了……果然,大野桑还是平时的大野桑啊!之前的不同一定是我的错觉……

       开过几个街区,远远便认出那个站在停车场入口处的青年就是樱井桑,将车停在他前面,大野桑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车门打开,樱井桑带着清爽的微笑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哦,智君,早上好!”

       “翔君早上好。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银狼桑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樱井桑早上好。(๑•́ ₃ •̀๑)”

       “翔君翔君,今天的番组我有礼物送给你哦!(´・∀・`)生日礼物🎁”

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诶?真的么?太好了!期待好久了,一直在想尼酱什么时候也能送我手工礼物呢!”

       “翔君一定会喜欢的哦!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诶!越来越期待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fufufu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 所以还是一大早就开始秀恩爱么!?神啊(ಡωಡ) 不要再给我更多的伤害了好么!?阿门!

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电视台停车场

      节目顺利结束,原来大野桑送给樱井桑的是罐头啊~应该放戒指进去什么的,这种梗真是吓得我一身冷汗啊!做经纪人太不容易了!一直看他们秀恩爱还不能说出去,(๑•́ ₃ •̀๑)好想辞职啊!

       在电视台的斯大夫的帮助下,将成箱的罐头搬进了后备箱,这么多罐头,我开始怀疑樱井桑一个人能不能吃完……不过大野桑会借此去樱井家帮忙吃吧……啊……真希望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(๑•́ ₃ •̀๑)那么,是先送大野桑回家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嗯,可以哟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今天我想去翔君家。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诶?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想跟翔君一起吃罐头。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可是可以哦,想要的话,干脆你搬一箱回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亚达。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好啦好啦,那直接去我家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,fufufu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那么,银狼桑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(๑•́ ₃ •̀๑)哈以,了解。”
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翔君?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嗯?怎么啦,智君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罐头的数量好像不对诶。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嗯,果咩捏,你去洗手间的时候我分了一些给爱拔君他们,因为我一个人肯定吃不了这么多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翔君……罐头里面有戒指哦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这个梗就不要说了啦,好害羞的!”

       “不是,我是认真的哦。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诶?骗人……不是吧……诶?真的!?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真的……节目结束后特意混进赤贝的罐头箱里了,而且没有另外做标记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诶,那……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说不定被你送出去了。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诶!!!????那,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!”大野桑拿出一个罐头,“先把这些罐头都拆开吧!!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 喂喂喂!大野桑,这是不是太粗糙了!?戒指这种东西,至少做个记号吧?(๑•́ ₃ •̀๑)诶,好像重点有点不太对?

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说得对,总而言之还是快点找出戒指吧!”

        喂喂喂!樱井桑,你对这个设定接受得太快了吧?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        “嗯~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 然后,三位成年男性,深夜在樱井家疯狂的拆罐头,樱井桑更是一如既往的边拆边吃,大野桑熟练的从樱井家冰箱里拿出啤酒递给樱井桑。而我……埋头苦拆,没人关心……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         “啊!找到了!(´・∀・`)”大野桑举着一个打开的罐头站起来大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哦哦哦!太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 “翔君!”大野桑双手拿着罐头冲到樱井桑面前,“请跟我结婚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诶,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请跟我结婚!!!!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(๑•́ ₃ •̀๑)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请跟我结婚!!!(´・∀・`)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哈以,我知道了……今后也请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    “(๑•́ ₃ •̀๑)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耶!!太棒了!!(´・∀・`)”

        “(`・З・´)呀,有点害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(๑•́ ₃ •̀๑)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该害羞的是我啊!(๑•́ ₃ •̀๑)你们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,还秀了我一脸啊!岂可修!还有,樱井桑你答应得也太干脆了吧!

        然后我默默的离开,慢慢的消化工作了一天,最后的最后还被他们秀了一脸的事实,将漫漫长夜留给了他们……明天……好像他们都休息?太好了……咦?我在想什么……啊!有人给我打电话……我又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!我该不该说出去啊?一个人好难消化……我会不会被暗杀,好担忧,好想辞职……经纪人真的好难当啊。

        “(๑•́ ₃ •̀๑)莫西莫西?”

        “(`Δ´)银狼酱!你怎么还没回来!!将大野桑和樱井桑送回去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(๑•́ ₃ •̀๑)啊啊啊!都怪你!!没事请什么病假!!!”

        “(`Δ´)他们又怎么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 “(๑•́ ₃ •̀๑)没事啦!!!总之都是你的错,害我看到这么多不该看到的!”

        “(`Δ´)诶?”

        “(๑•́ ₃ •̀๑)我马上就回去收拾你!!岂可修!…………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  
        “(`Δ´)……!”

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 完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碎碎念:

嗯……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
全程跑火车状态……
最初的脑洞雏形是一个星期前就想好了……
然后……就是写崩了……
大概是因为我现在就像脱缰的野猫。
嗯,表在意( ˘•ω•˘ )
希望你们能感受到山组夫妇的这份甜腻~
这个……全当本番的脱线番外吧?
跟我之前的风格相比……自觉有些清奇……
不过我的风格大概就是没有风格?
第一次尝试用这么多颜表情
我是不会承认是在偷懒充数的!
最后(。ò ∀ ó。)
撒娇打滚不要脸的求红心蓝手求关注!(/ω\)
欢迎来评论版聊!欢迎提供脑洞!
废话比正文多系列……
因为本体是话痨……
夜露死苦(。ò ∀ ó。)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感冒发烧卡文了

如题_(:з」∠)_现在干啥都觉得想死
先欠着哈,一篇山组然后是那篇JS
需要写欠条么

好哒我知道了!!我明天更新,行了吧😱

粉丝满140我就更新呀(。ò ∀ ó。)

换一把首页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J禁 气象团 JS】雨音(6)

     ★J禁 气象团 翔受 JS/润翔  自行避雷 OOC

*我是来填坑的……估计大家已经忘记它了……反正我是忘了╮(╯_╰)╭

*小学生文笔_(:з」∠)_求放过

*用手机码的……刚码好就被自己错删了,被自己蠢死(ー_ー)!!哭着重码了一遍就跟第一遍码的都不一样了,我真的就是个自由随性的女(孩)子。

*接下来会怎样……我还得想想……不过就算想好可能写出来又不一样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

        身为一名omega,会被一名alpha标记,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。当樱井翔睁眼看到松本润的侧脸,惊吓、茫然,然后那段淫乱羞耻的记忆如同海水将樱井翔淹没。他闭上眼,深吸了一口气,身体感受到不同于练舞带来的酸痛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……被标记了……」樱井翔接受这个事实用了不到三十秒,「还是没逃不过……迟早的事…」。

        从决定离开樱井家的那一刻起,或者早在发现自己是omega那一刻起,樱井翔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。虽然一直在想办法逃避,虽然来的有些突然,虽然还是不甘心……但是又莫名的有些安心,因为这一天,躺在自己身旁的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 既然被神风城的客人标记了,自己是omega的事情肯定瞒不住,神风城也肯定容不下自己了……那么还能去哪儿呢?

        樱井翔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,看着松本润的睡颜。或许是感受到樱井翔的注视,又或是被樱井翔的换姿势的动作惊动了。松本润皱着眉睁开眼,两人四目相对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 刚睁开的眼睛因为光的刺激被泪水打湿,长而浓密的睫毛下闪着炙热的光。樱井翔坚持了一会儿,还是败下阵,装作不经意的转头看向天花板以逃避那份炙热。

        “早上好,翔桑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翔桑……我觉得自己现在是整个星际最幸福的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给我生孩子吧!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诶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诶?……你……刚才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嘛,算了,”松本润伸手将还是有些反抗的樱井翔圈进怀里,将头埋在他的颈部,本来就有些奶声奶气的声音更加含糊,“……我爱你,翔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樱井翔无法控制脸上的笑意,也伸出一只手,抚摸着松本润清爽的头发,感受着那柔软得让人有些上瘾的触感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润君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润君为什么会爱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很早很早以前,我就爱上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樱井翔停住了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在你omega的性征还没出现的时候,我就爱上你了……那时候的翔桑,无所畏惧,从来不服输,整个人都带着刺,但是每个人都憧憬着你,因为你是那么的优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松本润双手用力,将樱井翔抱得更紧,仿佛一松手,怀里的这个宝贝就会飞走。

       “果然你还是不记得我了么,樱井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前……前辈?”樱井翔想挣脱,无奈对方越抱越紧,原本omega与alpha体力上就有很大差距,再加上樱井翔刚渡过发情期,是放纵之后的后遗症开始展现威力的时刻,只能任由对方处置。

       “在首都星的时候开始,就一直仰望着你……那时候大家都说你会是一名非常优秀的alpha,所以还没出现性征的我,一直期盼自己会是一个omega,就可以跟你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润君……你到底是?”

       “知道翔桑是个omega,还独自离开了首都星,我就开始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你,后来有人跟我说,是樱井家封锁了你的消息,所以我只好去你家,去拜托伯父伯母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一开始他们都不肯告诉我……然后我的性征就出现了,成了alpha后,又再次去找了他们,拜访了几次后,他们告诉了我,你在神风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 樱井翔听到这再也按耐不住,尽全力挣脱松本润的梏桎,瞪大眼睛,盯着松本润。

       松本润慢悠悠的起身下了床:“我去给你做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完再走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三天没吃东西了,我会好好跟你解释清楚的,先吃点东西好么,不然你会撑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  “很快的,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樱井翔发现,当眼前的这个男人坚定了一件事后,自己无法拒绝他。

        事情的答案也许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,樱井翔盯着天花板,听着松本润为自己准备食物的动静,思绪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 松本润果然很快就准备好了闻起来就很好吃的食物,端到樱井翔面前,正准备喂对方吃下,却被拒绝。樱井翔缓缓的,努力不牵动那些特别酸痛的地方,在松本润的帮助下挣扎着坐起来。不顾松本润的劝告,以最快的速度,将盘子清空。然后摆出“我在等你继续解释”的姿态,盯着松本润。

        松本润将餐具放在一旁,叹了口气。如果樱井翔的优点是聪明,知道很多事情的答案,那么他的缺点就是所有的事情都太执着于答案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四年前,我就从你父母那里得知你在神风城。我便到这里来找你,刚好神风城是我表哥家的产业,所以很快就找到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四年前?……也就是说他们一直知道也在这里?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翔桑真的总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天然呢……樱井家的势力你自己不是最清楚么?更不用说你开走的那艘飞船有最完美的定位系统,就算你以为自己关掉了,它还是会自行启动备用的系统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找到你之后,怕惊动了你,便时常躲在附近远远的看你,我不在的时候,也拜托了二宫好好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二宫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他是我表哥,也就是神风城的城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所以其实这一切都是你们的安排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,我没有任何想控制住你的意思,一直没有出现,也是知道你不甘心做一名omega,我不想让你觉得自己只是一个生育工具。如果不是二宫跟我说你的抑制剂已经不起作用,再用下去还可能有副作用,我也许会一直都躲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暗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松本润目光里充斥着炙热的疯狂:“一旦接触到了你,我就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了……对不起……可是我不后悔标记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空气仿佛停滞了下来,两人无声对视着。直到樱井翔努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:“你没做错什么,不用跟我道歉……是我的问题……你先回去吧,让我一个人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翔桑……”松本润的心脏仿佛被那低沉嘶哑的声音重重的打了一圈,对方的信息素非常的不安定,自己无法丢下他一个人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“拜托,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樱井翔一只手捂住眼睛,每一个音节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先出去……就在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当松本润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樱井翔抓住被子的一角,将自己的脸埋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松本润站在门外,门内隐约传来的呜咽声如同一只手捏住了松本润的心脏,让松本润痛得有些喘不过气,后颈的腺体感受到对方的信息素传来一阵阵细密的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Umai的唧唧歪歪:

哦哦哦!!
昨天本单位发了个巨大的糖,甜得飞起。
从昨天我就在天上飞到现在!!!
然而山组汪今天却飞在空中填很早前开的润翔坑……
求更多山组投喂(。ò ∀ ó。)这个人不挑食。
我决定从现在开始给这篇打tag
因为我寂寞了_(:з」∠)_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好久没抽了来了一发
好吧,这样也行吧
普通就很不错了

立个flag

我要一周填一次脑洞
然后,我再发布肉文就自我了断
写肉也不要发布了!
_(┐「ε:)_恩,这人又发病了

没人想知道的事

说点没人想知道的事
本人非写手非大大,小透明一枚
A型水瓶座,极度麻烦
J家只饭山田凉介和岚,只关心与自担有关的事。
山田凉介是我本命,从13岁开始就饭的,跳团我只担他一个。
Arashi是本命团,第一任相方安利综艺入的坑,属于主担樱井翔的团饭,“五人才是Arashi”派。
有极强好奇心,无聊的时候喜欢考古挖深水,只相信我想相信的事情。
反感有能力买却BP,还要说撒钱的都是傻逼的人。
虽然对J禁有极强的兴趣,甚至自己不要脸的用小学生文笔记录了自己的脑洞,还写过18禁,但是坚信脑洞归脑洞,现实归现实,支持适当脑洞,反三观不正脑洞。
不接受除亲友外的其他人来鉴定我的属性和三观。
不接受饭圈的一切黑。
不接受被人利用。
不参与撕逼、挂人。
不加入任何团体,例如:“你是xxx的朋友,你跟他是一伙的”
只想安静的饭爱豆。
自带避雷针,任性而随意。
愿意跟所有合得来的交朋友,慢热型,成为真正亲友可能要相处很久。
对于看不上我或者看不惯我的,我表示“免待见,咱不约。”
赴日留学准备中,欢迎并殷切希望在日本的小伙伴来勾搭我,因为一个人去日本怕寂寞。

以上是我的个人观点,没有任何参考性,我是小透明,我为自己带盐。恶灵退散!